<small id="sfasp"></small>

<samp id="sfasp"></samp>

    <tbody id="sfasp"></tbody>

        1. <big id="sfasp"></big>
          筆趣閣 > 觀山秘聞錄 > 第五百七十四章 身心俱疲再回京

        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身心俱疲再回京

          張秀賢忍著不動,先把封羽拉上了船,等他上去后,立即就給了沈力狠狠一拳。

          “他娘的,收錢跑路,真是有你的,要不是命大,恐怕已經死在棺材山里了?!?/p>

          沈力爬起來,對張秀賢說:“不是這樣的老板,我比你還著急,我在那等你們時,水下的力量就推動船往外,我控制不來,就一直在附近等著?!?/p>

          “這么說,還是我錯怪了你?”

          “老板,害人之心不可有,那地方太邪了,我出來后想再進去,怎么都找不著了,所以我想著在這里等你們出來,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,怎么不見那位教授了?就你們兩個?”

          “死了,回不來了?!?/p>

          張秀賢不和沈力多廢話,指了指封羽,“把人先抬進去,他需要熱水?!?/p>

          封羽被抬進了駕駛艙內,熱爐熱水迅速給身體加溫,張秀賢累的夠嗆,他沒有精力去和沈力計較,坐在爐子旁睡了過去。

          幾天下來已是精疲力盡,他相信沈力不會在半路作出什么事情來,因為張秀賢的錢還沒和他結算,船一路往巫鎮開,那是最近的一站。

          等張秀賢醒了后,船??吭诹宋祖偞a頭,天上的流云還在燃燒著,幾個小時依舊一大片一大片的,像是要燒完整片天空。

          張秀賢看了眼封羽,呼吸勻速了許多,身體也暖和了,人還在昏迷,他去找了下沈力,只見他坐在船艙前欣賞著天火流云的景象。

          “好興致啊,我說,你怎么不上岸去?”

          “老板你醒了,我見你睡的香,等你們一起上去?!?/p>

          張秀賢指了指天上,“怎么樣?沒見過吧?”他心里想,牛b吧我搞的。

          沈力搖頭,“天上的云都燒了,像是天宮著火了一樣?!?/p>

          “得兒,甭看了,咱先找個郎中,這鬼地方有么?”

          “巫鎮雖說邪了點,有個老郎中我知道,他在這的年歲比我都大?!睆埿阗t沒什么異議,讓他背上封羽去找這位老郎中,巫鎮上始終彌漫著一種陰郁的氣氛,哪怕是白天都陰氣森森的,就是那種陽氣不足的感覺,張秀賢在想會不會是棺材山把風水改道,使得這里陽氣虧損了?這事兒很難講的明白。

          老郎中住在那間客棧的隔壁街上,他正在打掃院子,見是沈力來了,欣喜的很,沈力告訴他們,他和老郎中算的上半個親戚,是爺爺弟弟的兒子,輩分上叫一聲叔公。

          張秀賢趕著救人,“我說叔公,你倆容后再續,先救人要緊?!?/p>

          沈叔公給封羽號脈,覺得并無大礙,針灸一遍后,熬了兩副湯藥下肚,說十二個時辰內必然能醒,張秀賢半信半疑,認為這個叔公是個江湖騙子。

          他們并不打算在這里過夜,巫鎮實在太過邪乎,要不是去荊州的水路還有很長一段,怕封羽堅持不下去,也不會回巫鎮上。

          趕在太陽落山前,他們的船離開了巫鎮,那地方總有種難以言表的感覺,他們在那住的一夜也是一樣,陰盛就會容易藏污納垢,招聚陰靈,加上巫鎮人死后都會回來發喪,使得這里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鬼鎮。

          一路無話,船一直開向了荊州,到達時已是后半夜了。

          封羽依舊沒醒,他們找了家旅店進去休息,這里的人氣明顯足了許多。

          第二天的時候,封羽醒了過來,他渾身上下巨疼無比,口中陣陣冒著一股難聞的氣味,是那老郎中給他喝下的還陽苦藥,那味道讓人作嘔發吐。

          《劍來》

          他穿上鞋,站在陽光下的那一刻,他確信自己是還活著的,后來發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老話都說,大難不死必有后福,他們這次劫后余生,可謂是十分不易,徐教授再也回不來了,死在棺材山,可能是他來時就預料到的,所以說,人的命在快要終結的時候,自己是有預知的。

          封羽醒來后,沈力激動不已,他跟封羽說:“張老板說了,要是你醒不來,我的錢一分拿不到,他還要找人砸了我的船,讓我從水路徹底消失,還好你醒了,不然我可就完了?!?/p>

          封羽看沈力不像是個有賊心的,在棺材山沒了蹤跡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情況,但知人知面不知心,封羽道:“別聽他瞎扯,他那人就喜歡搞陣仗?!?/p>

          沈力問封羽身體上是否有異樣,有沒有哪里不適,要不要找個大夫過來看看。

          除了頭疼,還有渾身肌肉酸疼外,封羽沒有其他不適。

          到了下午,張秀賢睡醒了,他給封羽足足講了三個小時后續的過程,他是如何救的他,又怎么炸了天上的云,然后找到沈力,整個過程添油加醋下來,張秀賢說的不亦樂乎,封羽聽得卻是累了。

          他們在這里休息了大約三天的時間,張秀賢和沈力間是怎么算的帳,封羽沒有介入,張秀賢是個精明的人,該給的錢他肯定會算清楚,至于沈力,經過他們這一趟后,恐怕一段時間里是不會再出船了。

          張秀賢給了他后半輩子夠花的錢,為的是讓他保守秘密,不管沈力是否有過二心,他們活著出來了,該承諾的,一分沒少,過去的事兒不會再提。

          三天后,張秀賢和封羽踏上了回京的路程,舊事甚歉,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著,從認識徐教授以來,他就是一個滿腹風水經綸的人,人生的際遇會改變一個人的性子,徐教授沒有物質上的講究,他周游全國山川,將風水二字融入自己內心,他所講的,都是至觀真理。

          封羽對其很是敬佩,自打在大雷音山相識,已有快二十年了,每個人都有自己命,徐教授為解他父親留下的謎題,最終搭進了棺材山中,封羽知道,如果他沒有終結此事,還會有無數的人搭上自己的一生。

          為了讓事情在此終結,封羽要將所知的全部記敘下來。

          二人返回京城后,封羽就直接上了燕山,聽聞張秀賢的老娘在離開的時候患了重病,他趕著去見老娘最后一面。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(https://www.www.stuforum.com/novel/HlxVI.html)


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ww.stuforum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https://m.www.stuforum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