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sfasp"></small>

<samp id="sfasp"></samp>

    <tbody id="sfasp"></tbody>

        1. <big id="sfasp"></big>
          筆趣閣 > 我用驚悚游戲,虐哭全球玩家 > 第247章,神秘組織的信仰(1)

          第247章,神秘組織的信仰(1)

          “你真的是魔鬼化身?!”

          父親的死,大概只讓項禹哀傷了兩秒。

          轉瞬間,他的目光又變得無比犀利,冷冷盯著薛東。

          “不,我是穿越的超能力者?!?/p>

          此時大廈已經屏蔽,直播不可能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。

          所以面對將死之人,薛東根本沒必要隱瞞。

          “那你為何要阻止我們的計劃?”

          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活命的機會,項禹干脆在薛東面前坐下,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。

          “你這不是廢話嗎?”薛東呵呵一笑,“你們想將人間變成地獄,我當然要攔著?!?/p>

          “可惜你來晚了!”項禹得意笑道,“喪尸病毒的變異性,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,現在病毒已經爆發,沒有我的解毒血清,這個世界遲早淪陷?!?/p>

          “你應該研究過我的直播吧?”薛東見他還如此自信,不禁笑著說道,“我能讓游戲里的人復活,自然能讓感染病毒的人重生,你們這些伎倆,在我面前就是兒戲,根本不值一提?!?/p>

          聽了這話,項禹的笑容終于逐漸凝固。

          別人說這樣的話,他一定當作放屁。

          但此話從薛東嘴里說出,卻讓人不得不信。

          否則,現在滿大街都是喪尸,這家伙哪有工夫陪自己聊天?

          “你可知這么做,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?”

          “放心,華夏危機,如今已經解除,至于你們的海外聯系人,我已掌握了部分信息?!毖|擺了擺手,“相信不用一個月時間,我就能將神秘組織連根拔起,從地球上徹底抹去?!?/p>

          現在與項禹見了面,他大腦中的信息已經讀取。

          雖然暫時只拿到了亞洲區的聯絡人信息,但只要順藤摸瓜,并不擔心找不到神秘組織的幕后主使。

          更何況,鄒梓鵬已經埋進湯悅洋身邊。

          這另一條線,也能為他提供不少關鍵線索。

          所以對薛東來說,徹底消滅神秘組織,不過只是時間問題罷了。

          “以你神鬼莫測的能力,我相信你應該能夠辦到,但我說的后果,并不是指這個?!?/p>

          哪知項禹聽了,卻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“其實,殺你非常簡單,并不需要我親自前來?!毖|笑了笑,“既然來了,就是想聽聽你的謬論,看看神秘組織到底是如何幫人洗腦的?!?/p>

          “你真的想聽?”

          “反正大把時間,聊聊無妨?!?/p>

          魔都的密室逃脫,設定了十二小時的倒計時。

          十二小時內,空降的軍人們只要有十分之一帶著百姓逃出生天,便算成功。

          《仙木奇緣》

          以這座城市的規模,在不能開槍的情況下,堪稱地獄級難度。

          接下來他有大把的時間看戲,并不在意陪項禹多聊一會。

          所以薛東搖著紅酒杯,干脆翹起了二郎腿,擺出了一副隨便聊的姿態。

          “既然你不怕被我洗腦,那我便告知你真相吧?!?/p>

          說著,項禹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,這才嘆氣說道:

          “兩千多年前,地球的東西方,同時涌現了大量的智者和圣人,開始對這個世界的終極問題發出了提問。

          這個終極問題,總結來說就是宇宙起源、生命起源、智慧起源。

          當然,每位圣人最后都根據自身的見解,給出了自己的答案,并以其理念開始向全世界傳道。

          所以無論神創論還是進化論,其本質都是智者和圣人們對三大起源問題的解答。

          可惜兩千多年過去了,人類的思想不僅沒有進步,反而因為各自偏執的信仰,導致戰爭頻發,世界混亂。

          再這樣下去,世界毀滅只是遲早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因為毒瘤不除,人類將永無寧日!”

          “你說的人類毒瘤,該不會是指漂亮國吧?”薛東呵呵一笑。

          哪知項禹聽了,卻是輕蔑說道:“那不過是你膚淺的看法罷了?!?/p>

          “沒事,我就調侃一下,你請繼續?!毖|哭笑不得,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“我們組織的幕后大佬,年少時便感覺這個世界不太對勁,所以在幾十年前便開始鉆研世界各地的經書學科,但最后得出的結論,卻證明至今所有關于三大起源的答案,全部都是錯誤的?!?/p>

          項禹說著,突然盯著薛東道:“我問你幾個問題,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“當然?!毖|聳了聳肩。

          “你可曾做過某一個夢,夢境中的人事物,之后竟在現實中發生了?你可曾有這樣的經歷,某個地方從未去過,某棟建筑從未見過,但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?”

          “這一點,倒是曾經有過?!毖|點了點頭,“而且不止是我,好像許多人也都有過這樣的經歷?!?/p>

          “你不覺得奇怪嗎?”

          “有何奇怪?我便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,否則怎么可能知道你們準備在魔都搞事情?”薛東哈哈一笑。

          項禹點了點頭:“既然你能預知未來,推演過去,那便證明每個人的人生,其實都是早已寫好的劇本,否則你怎么推演,又怎么預測?”

          確實,如果未來并非發生,那又如何推演和預測?

          這就好比一個并不存在的地方,任何人都不可能找到,又怎能知道這個地方長啥樣?

          聽到這里,薛東皺了皺眉。

          別人或許并不清楚其中奧妙,但他可是擁有人生模擬器的男人,怎會不懂?

          現在的他,已經可以根據推演結果,來選擇不同的人生路徑。

          如此一來,就等于憑他一己之力,已經篡改了許多人的人生劇本。

          “其實,能做到預測未來的,并不只有你,普通人也能做到?!表椨碚J真說道,“根據我們的研究,無論華夏的命理學說,還是西方的星座學說,其實都是一種基于經驗累積、用于讀取人生劇本的粗淺工具罷了。雖然是粗線工具,但能解讀的準確率,其實也已經接近六七成?!?/p>

          “你的意思,星座學也是一種工具?”薛東好奇問道。

          “沒錯?!?/p>

          項禹點頭說道:

          “僅靠出生時間,就能推演一個人的性格,便已經證明人類是有模板的,且冥冥中已被設計。

          只不過華夏的命理學說,又將其分為六十甲子一輪,十二生肖和天干地支,所以更為精準,也更為復雜罷了!

          否則你又如何解釋,天南地北完全不想干的兩個人,有時候竟會長得如此相像,且性格大致一樣呢?”

          聽到這里,薛東再次沉默。

          穿越前,他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喜歡研究星座,于是便有意無意將遇見的人進行歸類。

          而歸類的內容,無外乎性格、樣貌、表情、習慣性動作等。

          然后某一天,他就發現自己突然開了竅,即便是根本不認識的人,只要見過幾面,便能大致推斷出其星座屬性。

          雖然準確率沒辦法做到百分之一百,但利用排除法,七八成的成功率還是有的。

          正因如此,當時的他還被同學們戲稱為‘二分之一仙’。

          若按項禹所給出的答案,那么人類還真有可能是被設計出來的模板化生命體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這個生命體的人生劇本,尼瑪還是早就寫好的!

          其實,薛東今日專程找項禹聊天,并不僅僅只為了看他們是怎么忽悠人,同時也是為了解答模擬器所帶來的困惑。

          如今項禹才問了兩個問題,便已經將他問住了。

          難不成,這個世界真有一個天大的秘密,正等著自己去破解?!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(https://www.www.stuforum.com/novel/8KFKD9CDH1K.html)


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ww.stuforum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https://m.www.stuforum.com/